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农民工子女夏令营为谁而办龙宽

2019-10-16 17:41:47  利彩娱乐网

书包上“农民工子女夏令营”中的“农民工子女”几个字被乐乐用黑笔重重地涂掉,这个来北京参加农民工子女夏令营的孩子对记者说,他不愿被看作是农民工的子女,因为自己的父母并不真正劳作在建筑工地。

另一个孩子周程,他的父母都是在北京工作多年的农民工,但作为农民工子女,他却无缘参加这样的夏令营。

近年来,不少大城市都为农民工子女举办各种名目的夏令营,但记者在采访中却发现有幸参加夏令营的一些孩子并不是真正的农民工子女,那么这样的夏令营究竟为谁而办?谁才是更需要夏令营的人?

被涂黑的书包

8月6日至8日,62名来京务工人员的子女来到北京,参加了一个官方机构组织的为期3天的优秀农民工子女夏令营。这些孩子游览了天安门、颐和园、石景山游乐场等著名景点,他们都身着统一的衣服、鞋帽,书包也是统一发的,上面印着“农民工子女夏令营”的字样。

就在活动快要结束的时候,记者惊讶地发现,书包上的“农民工子女”几个字被一些孩子用黑笔涂掉了。

“我们不认为自己是农民工子女。”乐乐指着旁边一个孩子告诉记者,“这是公司副总的儿子。”刚才回来的路上,看到小卖部,他们几个就买了一支黑笔,把书包上“农民工子女”5个字涂了。夜晚的灯光下,几个字已经和书包黑色的底子融为一体,看不出来了,只剩下“夏令营”3个字分外耀眼。“她们也有想涂的。”他指指女生那边,不过因为她们的书包底色是橙黄色,找不到同颜色的笔,才作罢。

这些孩子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是农民工子女?带着疑问,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发现这些孩子的父亲大都是项目经理、老总,真正一线工人的子女比较少。

湖北省一家建设公司这次有12名员工子女参加了夏令营。据公司人员介绍,这12个孩子中,有两个是老总的孩子,4个是项目经理的孩子,技术人员的孩子也有4个,父亲是普通工人的只有两个。

河南某建设公司这次分到13个夏令营名额,公司办公室主任告诉记者,他们公司的老总是河南省某个村的人。公司接到通知,就由村委会转发给村里的小学,由学校挑选合适的农民工子女,标准就是父亲必须是优秀农民工。

什么是优秀农民工?主办方工作人员给出了这样的解释:“就是具有一定的专长,组织和领导能力突出,做出了优异成绩的。”换句话说,“很多是企业领导,不是一般的农民工。”

没劲的暑假生活

之所以将夏令营名额安排给领导子女,建筑公司也有自己的考虑:工人一般每年都要回去三四次,领导更忙一些,一年才能回去一次。“趁着这次活动,也可以让他们和子女见一面。”

但实际上,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很多普通工人也只能一年回去一次。

一只乌龟,一个游戏机,一台只有4个频道的黑白电视,就是周程的暑假生活。

周程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工。爸爸是一名建筑工,妈妈在工地食堂干活儿。学校刚放假,他就和另一个工人的孩子一起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北京看父母来了。

周程一家所在的施工队在一个高校的工地上。暑假这里共来了六七个孩子。对于这些普通工人的子女,公司没办法管太多,给他们每人发了几斤苹果。孩子们都跟父母一起住在临时搭建的工棚里。

“没劲”,是周程不断重复的词。来北京一个多月了,他只坐过一次公交车,还是从火车站到工地的路上。以后他再也没有坐车去过远地方,因为爸爸妈妈都太忙了,他只好天天待在工棚里看电视、打游戏。周程最大的期待,就是爸爸曾答应过的,在他回去之前带他去一次长城。

谁更需要“人文关怀”

记者询问了夏令营一个营区内的9个孩子。有一半人来过北京好几次,这次玩儿的一些景点也是早就去过的。来自河南的小李是公司老总的儿子,这是他第四次来北京了,他觉得这次唯一的不同在于,“以前都跟爸妈在一起,现在和同学玩儿,很自由。”

“使农民工子女了解父辈的辛勤劳动和巨大贡献”,是这次夏令营活动举办的初衷。这次活动主办方的相关人士说,“大家都在关心留守子女,我们这次活动是对农民工的一种人文关怀。”据他介绍,营员这次来北京完全是免费的,“所有的费用都是我们出。”项目经理束先生的儿子参加了这次夏令营,他估计,每个孩子的花销不少于千元。“来回路费就得500多元,还有吃、穿、用的花费,再加上景点门票的费用,肯定得1000元以上。”

1000元,对于普通农民工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但对于农民工子女来说,“钱”也许只是一个限制因素,更多的还是在于父母太忙。周程的父母都是早出晚归,根本没法带他出去。周程这次过来,还要帮爸妈分担一点事。不做事的时候,他也只能和伙伴一起在工地附近转转,因为这些孩子都不认识路,也没有人带他们。

花椒苗基地

厨房设备

吹膜机

友情链接